rss 推荐阅读 wap

石家庄在线_石家庄新闻网

热门关键词:  as  xxx  医院  自驾游  云南
首页 新闻聚焦 城市报道 理财投资 养儿育女 衣食住行 购物消费 体育娱乐 同城信息 生活家居 微商创业

国民投资理财记忆

发布时间:2018-10-12 01:24:25 已有: 人阅读

 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飞跃发展的40年,也是居民资产飞速增加的40年,期间金融行业壮大繁荣、波澜起伏;资产管理产品丰富多元、规模几何级扩张……记载着中国居民财富的演变历程。从80年代、90年代的“储蓄为王”时代,到2000年后房地产崛起,再到股票、信托、基金、银行理财、保险等轮番登场,居民财富配置多元化、全球化的时代正在走来。

  从见证昔日储蓄时代——“1993年时一年期存款利率高达10%,三年期存款利率12.24%”、受益2006-2007中国资本市场罕见的牛市行情,到投资互联网金融产品、网贷投资合理维权,1982年生人的某互联网创业公司高管林骁,近期又暂将其现金转存为储蓄了。

  与之对应的是,一个不同寻常的2018年金融新时期,中国政府正致力于防止金融脆弱性演变为系统金融风险。而严监管、去杠杆背景下,资管新规落地,阵痛过后,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或将迎来一个新时代。

  汉富金融研究、复旦大学证券研究所的《2018新二代财富观念》显示,2006年至2017年的十年间,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中现金及存款比例已由70%降到了41%。2018年,一方面是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将面临更大的波动,另一方面全球资管和财富管理行业都在积极拥抱变化,充分运用技术来与专业管理进行结合;这两点都是中国的新富人群所关注的未来,因此,2018年将是趋势变化的过渡之年。

  2018年亦正值改革开放四十年,国人财富积累催生了财富管理需求快速增长。瑞信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《全球财富报告》数据表明,中国财富总值位居全球第二,达29万亿美元。

  在这数十年中,国民理财的观念和方式从无到有,深深的影响着每一个家庭。那些曾经闪现在很多人脑海中关于投资理财的碎片记忆,斑驳记载着家庭财富变动的历史。记载着中国改革开放和国民投资理财观念的变迁。

  儿时的林骁清楚记得,一次走出校园的表演活动时便是“参与”当地一家银行的开业。“应该是1993年,我小学快毕业前的那个暑假,我们县城的一个银行开业搞得特别隆重,学校组织我们鼓号队去参加,当时我们什么也不懂,反正父母也都同意了就去了。”

  活动的阵势倒让林骁印象深刻,鼓号队在小县城的主干道上敲锣打鼓,热闹非凡。银行的开业搞得这个小县城人尽皆知,要说是万人空巷也并不为过,林骁就看到,那天去银行排队存钱的人排起了长队,大家都是冲着银行开业为了吸引大家的存款所给出的“大礼包”。

 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利率,1993年时一年期存款的利率就高达10%以上,三年期存款利率12.24%。

  当然,储户获得的实际利率其实还不只这么多,原因是当时在银行存款还有一个“保值储蓄”的“福利”。

  1988年9月10日,中国人民银行向全国银行机构下发了一则通知,从此开办人民币长期保值储蓄存款业务。对居民个人3年期、5年期、8年期的整存整取定期储蓄、华侨(人民币)定期储蓄、存本取息定期储蓄,在储蓄期满时,银行除按规定利率支付利息外,还要把存款期间物价上涨幅度和利率之间的差数补贴给储户,以保证储户不因物价上涨幅度大而蒙受存款损失。

  这是特殊时期的非常时段。1988年8月,中央决定价格闯关,放开绝大多数商品价格,由市场调节。各地迅速出现抢购潮,导致90年代初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。从1993年到1995年,连续三年CPI均高于GDP增速,1994年更是创下了24.1的记录。

  林骁记忆最深的是,街上的一碗米线毛钱了,更早之前只需要5毛或是3毛钱。而那时候,他们这个西部小县城的小学老师月收入也才不到一百元。

  林骁的父母那天也去存钱去了。林家在当地做一些土特产的生意,家里有些积蓄,当天去银行存了三千元三年期的定期存款。“那天晚上回家,我听到父母在计算存款的收益,当时就觉得特别划得来,因为不仅存款利息高,而且存款还送了很多礼品,有毯子、被子等等,档次也不低。”他们拿到的礼物上,还贴着大红的标语之一“存款储蓄,利国利民”。

  改革开放彼时刚刚起步,对普通老百姓来说,虽然家庭收入也在逐渐改善,但刚刚度过解决温饱的阶段,家中积蓄本就非常有限,对于理财的概念还只是九霄云外,国民理财的主要手段就是靠高利率的存款。90年代,这存款为王的时代,居民储蓄的年均增速都在30%左右,存款利率一直长期稳定在10%左右,事实上,当时所谓的国民理财就是不停攒钱然后存银行,再由银行帮储户打理。

  这也造就了我国成为全球第一储蓄大国的地位,2010年时,国内总储蓄率达到了历史最高值——50%。

  2000年9月,林骁考上大学的那一年,就是和他进入大学的时间几乎一致,一本由美国作家罗伯特·清崎撰写的书籍《富爸爸穷爸爸》中文版被正式引进到中国。令出版商或许都未能预料到的是,这本理财入门的书籍竟然红极一时,它连续18个月蝉联全国图书销售排行榜第1名,连续两年半名列畅销书排行榜前10名……一时间,“要增加你的资产,让你的钱帮你赚钱”等理财观念开始成为热潮。

  当然,中国居民家庭财富稳步攀升,理财的需求也日益显现,而金融市场的各种创新产品也接踵而至。事实上,在90年代中国金融市场就发展非常迅速,国债、股票、基金等新的理财产品相继涌现。

  1983年,深圳宝安县联合投资公司向社会公开发行“原始股”,催生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先河。1984年冬天,上海飞乐音响公司“小飞乐”股票发行,股票横空出世在上海滩,一石激起千层浪,成千上万的国人开始投身股海。

  1981年中国首次发行国库券,在国家开放国库券转让后,可以流通的国债变成了可以赚钱的有价证券,这打破了新中国成立以来银行存款一统天下的局面,为国民提供了多样化的选择。

  但金融市场发展初期,可能是“一夜暴富”的代名词,尤其是那些最先抢到股票认购证的第一代股民,许多人一夜之间成了百万富翁。

  有中国第一股民之称的“杨百万”就是通过在1988年从事被市场忽略的国库券买卖赚取其人生第一桶金而成名,随后成为上海滩第一批证券投资大户。

  金融市场发展的机制不完善令市场投机性严重,低迷后,金融市场又相继出现炒期货、炒外汇的热潮,甚至还引发了1995年就酿成了轰动一时的327国债期货事件,这些并未让普通老百姓能从中获益。

  而2000年以后,国民理财的方式悄然步入了地产时代,这成为了大众参与度最深和真正带来财富增值的最重要方式。

  从房价来看,全国新房销售均价在过去十多年上涨了数倍,部分区域涨幅甚至达到10倍以上,而且其中几乎没有明显的回调。可以说,过去十多年的任何一个时点买房都是正确的投资。

  林骁家曾在2002年在省城成都二环边上买了一套商品房,均价还不到2000元/平米。“我记得那时候去看房的时候,成都还刚刚才有三环路,三环边上都是一块块的荒地,家里买完房后,成都的房价是一直在稳步上涨的。”林骁回忆。

  但那个时候大部分的国部分都还没有买房的概念,但就在遥远的浙江,一些精明的温州人当时已经敏锐的意识到了房子的价值,这些人最后还获得了“炒房团”的响亮名字。

  或许很多人都没能料到,在此后的十多年时间中,房产在中国家庭财富中占据的比重能如此之大。由经济日报社中国经济趋势研究院编制的《中国家庭财富调查报告(2017)》显示,到2017年,在全国家庭的人均财富中,房产净值的占比为65.99%,在城镇和农村家庭的人均财富中,房产净值的比重分别为68.68%和55.08%。

  时间一转眼来到2007年,林骁已经是硕士研究生在读第二年。林骁学的是理工科,那阵子很多同学都已经开始在科研机构或者是企业实习,但他并没有如大多数其他同学一样,而是选择了到一家券商的证券营业部实习。

  这和他受父亲的影响密不可分。林骁的父亲从2002年年末、2003年初时开始进入的,摇身成为了万千股民中的一员,这是在《富爸爸穷爸爸》进入中国两年后。

  彼时,中国还处于2001年开始的那轮熊市之中。从2001年到2005年,尽管各种政策救市频出,但一直持续低迷,许多股民被套,“远离”的声音比比皆是。

  1991年就进入的职业操盘手花荣也在那时选择了告别,这成为他人生的一个拐点,他甚至把当时一家证券报发表的那篇讲述他铩羽而归的报道《京城私募资金NO.1悲壮退出江湖》一直珍藏在家中。

  但林骁父亲从其生意中感受到的一种直觉是:当时经济发展势头非常不错,所以他也把目光投向了,想试着玩一玩,他没曾想到,彼时的中国证券市场正处于爆发的前夜,两年后的开始启动大牛市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。

  2005年,告别一段时间后,花荣再次投身股海,这次他把自己的房子抵押了80万元,连同其他积蓄共几百万元全部投入,殊死一搏。

  2006年开始,林骁的已经感觉到身边谈论的人已经越来越多,即便是在学校里,老师和同学对的关注度也明显增加了许多,有同学还共同凑钱去开户炒股。

  “我家一直做小生意,家里有些闲钱,我爸就开始往搁,但之前其实并没有怎么赚到过钱。”但耳濡目染下,林骁也渐渐对多了些兴趣。

  抱着试一试的念头,2007年春节回家的时候,林骁找父母要了五万块钱,回到北京,便去开了个证券账户,为了稳妥起见,他就只买入了工商银行和农业银行两只股票。

  2007年春天开学不久,林骁便去他北京学校旁边的一家券商营业部找到了一个实习的机会。林骁在这家券商营业部的工作就是负责给股民开开户,开户的工作本身并不复杂,但每天开户的人都很多,到4、5月份时,每天影业大厅里来开户的人都挤得水泄不通,其中也不乏很多林骁同校的学生。

  2006年、2007年中国股票市场出现了罕见的牛市行情,中国出现全民炒股的热潮,到2007年5月28日止,中国的开户人数已达到1亿人,成为了中国上亿人投资理财的选择。

  林骁每天在营业部里都能感受到股民们的心跳。每天大厅里面人声鼎沸,那是一张张因为兴奋而涨红的脸,盯着头顶的大屏幕,嘴里默念着涨涨涨。经常不经意间好像是大盘突破什么点位了,大厅里一片掌声欢呼声。

  的火爆和源源不断的开户人群让林骁每天还得加很长一段时间的班,但也让林骁挣到了第一桶金,投入的5万元炒股资金在几经倒腾后已经接近翻倍。更可观的是,在实习到8月底时,他这半年实习期间还额外获得了券商20多万元的奖励,这是班上其他同学无人能及的。

  2007年10月16日,上证综指以一根小阳线点的历史传奇。就在这轮牛市中,不少国民的命运就此改变,花荣便是其中之一,凭借着将全部家当放入,华荣的财富在这轮牛市中“至少翻了十倍”。

  “2005年开始的从1000点到6000点的大牛市,我抓住了机会,这牛市改变了自己的命运。”花荣称。

  一晃十余年已去,已经成为中国居民投资理财最重要的渠道,中国股民也在此后又因的反复经历了多个大喜大悲。

  当然,除了国民对炒股的热情高涨外,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般,也带动了基金市场的发展,更是助推了国民对投资理财的认知,连农村都知道炒股票赚大钱,居民银行存款开始大搬家到,银行出现排队买基金风潮,中国居民家庭财富中金融类资产逐步开始变得多元化。

  林骁最终没能如愿进入到了金融行业,2008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,他先在电信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,之后再进入了互联网行业,主要是从事电子商务相关的业务。

  他的研究生同学中倒有一部分人进入了金融行业,陈晓华就是其中一个同学,他曾先后在券商投行部和投资机构从业。

  2013年时,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已然到来,林骁和陈晓华都被微信朋友圈里面关于余额宝的文章刷屏了。彼时,一个叫“余额宝”的产品横空出世,这实际上是阿里巴巴推出余额宝理财业务,凭借着比银行更高的收益吸引着大量普通用户的关注。“因为我那时候正好到一个投资机构工作,那时我们还专门和朋友探讨过余额宝的价值,说实话,当时我是没太懂余额宝的价值的,因为纯粹从收益角度来说,相比银行活期较高收益并不一定能长期持续,而且多一点的收益其实吸引力对我并不是特别敏感。”陈晓华坦言,他自己其实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真正开始使用余额宝的业务。

  有“互联网金融概念之父”之称的原中投公司副总经理谢平,就在他的著作《互联网金融手册》一书中特别提到,余额宝推出后,适逢银行间市场资金紧张,利率高企,甚至几度出现“钱荒”的局面。这是余额宝能取得较高收益的宏观背景,但这种情况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。

  但林骁的观点倒是和陈晓华大不相同,尤其是看到用户增速超出想象,他已经隐约感觉到了这个产品的巨大价值,开始感受到互联网“场景”的重要性。

  余额宝几乎在一夜间爆红,随之以极快的速度发展。按天计算收益、实时赎回、无手续费,余额宝的创新打破了基金业在短期小额投资需求领域的空白。大量的普通民众将钱从银行里挪到了余额宝里。截至2013年12月31日,余额宝的客户数达到4303万人,规模达到1853亿元,对接余额宝的增利宝货币基金稳居中国规模最大的基金。

  余额宝的火爆,迅速吸引了各方巨头的关注。一时间,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纷纷推出了自己的等“宝宝”类金融产品。百度、腾讯、小米等互联网巨头迅速跟进,甚至连传统的制造业和电信企业也参与到了这一场金融变革之中,货币基金等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多不胜数。

  那一年,亿万人实现了小额资金的短期增值,人们的理财习惯也被“宝宝”类产品所改变。对于普通的消费者而言,“宝宝”类理财产品无疑开启了“大众”理财的“启蒙时代”,并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让每一个普通人对于理财行为都能够触手可及,通过技术手段降低了学习理财所需要付出的时间和学习成本。

  此时,中国金融市场的理财产品种类已经是极大丰富,国民的家庭理财也逐渐到了分散风险、多元化配置的时代,对新兴理财产品的尝试也成为了部分投资人可接受的选项。

  中国P2P网络借贷市场在那几年迎来蓬勃的发展势头。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,2014年中国网络借贷交易规模在2013年还不足1000亿元,但2014年已达2500亿元,2015年近万亿元,2016年则达到1.5万亿元。

  林骁的工作也较为繁忙,精力原因根本没时间再分心去研究及其他银行理财产品,就索性将部分资金投入到了P2P网贷平台上。

  因为投项目的原因,陈晓华曾经研究过主流的P2P网贷平台,他给林骁推荐了三家有投资机构或者知名企业背书的投资平台,让林骁分散投资在里面。

  林骁投资的一个平台投之家也出现风险。“在投之家平台上我还有十多万,这么多年投P2P的收益都没这么多,现在基本上是打水漂了。”林骁称。

  残酷的现实也让投资者都意识到无风险收益时代已经远去,即便连银行理财产品、信托产品等都已经失去了刚性兑付的金钟罩,这对投资者而言,理财需要更多的理性态度和专业技能,分散投资变得异常重要;包括大多数人昔日短期投机的财富观亟需端正。

  学者秦朔在2016年所写的《从四十年的路找五千年的根》中提出,应该把改革开放作为中国“根文明”的逻辑起点。他说,今天谈财富观,也可以秉持同样的思考路径。新的财富观强调义利统一,强调“厚德”与“财富”结合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首页 | 新闻聚焦 | 城市报道 | 理财投资 | 养儿育女 | 衣食住行 | 购物消费 | 体育娱乐 | 同城信息 | 生活家居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0 石家庄在线 www.jtsdz.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: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

电脑版 | wap